肉 販 子

帝国殉道者,abo,ooc预警

   “在说一遍,你是谁?”

    

  

       “我是loki·ordison,是帝国的殉道者……”


  太阳历3487年,春。


     “您气色看起来不错,这可真叫人羡慕。”


“您在说什么话,我哪里有您羡慕的地方……”漂亮的贵妇笑着摇着折扇,微微倾下身子露出一条迷人的乳线。


      “嗛……”loki不着痕迹的挪开视线,目光投向一株香槟色的玫瑰。


“jane和thor王储,哎呀,看我多嘴,约莫您现在也没心思听这些……”贵妇的双眸眯成了一对儿细缝,戏谑之意不言而喻。


“夫人,我累了,就先不聊了。”loki撩开盖在腿上墨绿色绒毯,神色倨傲的向贵妇伸出手。


   贵妇明显愣了一下,可能是没料想loki会如此直接,贵妇尴尬的扶了扶发式不甘心的收起折扇从椅子上起身理了理裙摆。

“啊,是啊,聊了这么久,您是该累了,那我就不打扰您了。”说完,贵妇起身屈膝向loki行礼,接过loki苍白纤细的手落下一吻。


     “愿主保佑您……”贵妇说。


     “也愿主保佑您……”loki笑着说,

       

        等到贵妇的身影消失在灌木树墙的拐角后,loki的嘴角迅速垮下来,嫌恶的捏着茶几上贵妇用过的茶具扔到大理石的地面上。

      

      

       “殿下?”侍候在花房门口的管家露出一节纯黑的衣角。


         “叫人过来收拾一下。”


           “是。”


            “您在想什么?”年迈的管家收拾着地上的碎瓷片将沾着口红印的瓷片缓缓的摆在loki的脚边。


             “什么也没有,马丁。”loki将一只手交给马丁之后懒散的靠在沙发里,撇过脸去。


              “您在生气。”马丁从口袋里拿出一支针管缓缓将针管里淡蓝色的药剂推进loki的皮下组织。


               “您对桑榆香料过敏,”马丁揉着loki细腻的手背继续道“我吩咐过糕点师今天的下午茶不要用榆钱。”马丁的神色变得冷峻,“王储很忙,我想您......”


              “够了,”loki甩开马丁的手,心尖微微发颤,他不知道马丁是如何察觉到的,他觉得自己做的滴水不漏。


               “只有听话的宠物才能活下去,您明白么?”马丁缓缓站起来,逆光站在loki面前,漆黑高大的身影像是一只巨大乌鸦,


               

                loki回望着沉默的黑色身影,翡翠绿的眼睛闪烁着狡猾,他笑嘻嘻的把玩着拇指上的戒指轻蔑的用脚尖勾了勾马丁黑色的燕尾“你得明白,马丁,这里,loki停下把玩戒指的手,只有你才是狗。”


             夜幕四合,玄月颤颤巍巍的卧在树杈上,被高大松树包裹的巨大建筑像一个设伏在黑暗里的野兽,微冷色调的灯火在树影间忽明忽暗,远处传来枭求偶的鸣叫。


           “你今天和马丁吵架了?”thor坐在餐桌的一头低头吃着鲜嫩多汁的牛排,

   

  “嗯。”loki晃着高脚杯里的葡萄酒将面前的牛排推开,他讨厌半生不熟的东西。


       “马丁说你下午过敏了。”thor拿起餐巾随意擦了擦嘴角,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loki那边。


       “又是自己?”thor拿起loki的一只手细细的打量着。


        “他到什么都和你说。”


         “哦?你还委屈了?”thor低笑着挑起loki尖削的下巴缓缓的亲吻着他苍白的脸颊。


          “哪个omega会希望自己的alpha和一个beta混在一起,别的omega会笑话我不行的。”loki突然变得娇气委屈的语气让埋在他颈部的alpha疼惜一样的咬了咬他的后颈。


         “我觉得你确实也不行,”thor撩起loki细腻的黑发揉着被咬的发红的后颈,不紧不慢的挑逗着他。


          “你可真讨厌”loki的脸颊变得红润,修长的双臂环住thor健壮的脊背享受着自己alpha的爱抚,


           “这是对你的补偿。”


          thor一把抱起loki,咬了咬他红艳的薄唇大步走向寝室。


         什么时候能有个孩子呢?thor在心中这样想。但怎么可能呢?thor注视着loki水光粼粼的眼眸自嘲的笑了笑。

      


        没有谁,会希望下一任王储留着霜巨人的血液。


          清晨的阳光苍白无力,loki呆呆的坐在床上,看着窗外朦朦胧胧的被雾气镀了一层白光的高大树木。一种浓浓的无力感席卷着他。


   “他走了么?”loki冷淡的撇了一眼门口。


     “王储已经走了。”马丁端着托盘恭敬的站在门后,


       “这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loki伸出手臂,仿佛在质问窗外的远山。


         约莫一刻钟之后,loki的左臂开始泛红溃烂,他绷着嘴角,仰躺在床上冷汗直冒,“提,提取出来了么?”他颤抖着嘴唇,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较为平静。

       

        “请在坚持一下,殿下。”马丁面不改色的切开loki的肌肉组织,寻找着不属于霜巨人蓝色血液的部分。


         “唔……”


           “抱歉弄疼您了,殿下。”


            loki疼的脑袋发昏,迷迷糊糊间他想到了第一次提取时的场景,那时他觉得自己简直快要死了。


           为什么霜巨人的血要是蓝色的呢?为什么自己要是霜巨人呢?为什么?


          第一次的提取对象是一个颇有资历的老公爵,Ordin厌倦了他的目中无人以及一些不为人知理由,但是明君不会以这样一个借口杀死一个老臣,而帝国的贵族也不允许国王轻易撬动他们的地位。

       

       所以,那位公爵,需要静悄悄的,死……


      

      当那位公爵贪婪的舔吮过loki的中指关节后,他的唾液也同样被贪婪的皮肤吸收进皮下组织,任由那群蓝色的细胞疯狂蚕食。


      “未来的你,只需要接触一次别人的DNA,经过改造的霜巨人的蓝色细胞的模拟融合,那你就是那个人,同样,也是帝国最有力的武器。”医生笑着将一管不知名的液体注射进loki的皮下组织,昏暗的手术室里,少年清瘦的躯体散发着妖冶的蓝光。


      “细胞融合的很好,只是轻微的过敏症状延缓了进度,大概两周后,您就可以进行下一部分了。”


      “马丁……”loki缓缓将思绪从回忆拽回现实。


       “我在。”


        “我是谁?”


        “您是卡法里拉公爵的情妇,狄安娜·罗斯。”


        “什么时候可以是loki?”loki注视着自己渐渐隆起的胸部,执拗的问询着。


          “等您完成了任务。”马丁将工具收回托盘里,缓缓退出卧室,他知道未来的两周,loki殿下需要适应他的新身体。


         


     


   


    


            


            


            







           

           


      


     


😂😂
真是个火辣的屁~
😂😂😂😂😂😂😂😂

《如果复联也开始玩第五人格》ooc,日常向,就是图个开心


医生(Peter):哇啊啊啊啊啊,这个红蝶追着我不放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mr.Stark救我!!

机械师(tony):别紧张,kid,你可以扛他两下,我先修完这个机!你加油溜,努力溜!

                    10秒钟后……

医生(Peter):啊啊啊,mr、Stark!我倒了!啊啊啊,他挂我了!完了完了!我要上椅子了!我要上天了!啊啊啊啊,为什么又是我首飞!

机械师(tony):呼,这糟心儿子……(掏出道具)等着啊,爸爸这就去救你……

远在地图另一端的loki和thor

前锋(thor):底迪,你先自己摸,我去救Peter。

空军(Loki):你tmd的赶紧走,好不容易修起来一点全你妈炸回去了!赶紧走!赶紧走!

狂欢椅前

大头娃娃(tony):我来了,kid!

啪!大头娃娃卒

机械师(tony):mmp,还得我自己出马……

前锋(thor):Peter准备好!我要救你了!

医生(Peter):呜呜呜呜,thor叔你快一点!我还差一丝丝儿就要飞了!

前锋上去就救人……

啪!恐惧震慑

医生(Peter):……

医生(Peter)啊啊啊啊啊啊啊,要飞了,要飞了!呜呜呜,我还没摸一下机,我就要走了,嘤嘤嘤,不开心!

场景

医生:我先走了!

空军:快走!

医生(Peter):……

空军(loki):呼,终于走了,速度终于你妈快起来了……但thor……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烦死了,他妈的一个机子破了半天!!!你妈批,烦死了!!!fuck!!!

前锋(thor):底迪!救我!

空军(Loki):你就绑在那帮我们拖延时间好了!烦死了!老子要修机!

场景

前锋:我需要帮助,快来!

前锋:我需要帮助,快来!

前锋:我需要帮助,快来!

机械师(tony):woc,空军有枪你tad不救人,你又摸不起来!woc,老子才不去救!

场景

前锋:我需要帮助,快来!

观战

Peter:啧啧,thor叔好惨,就这么看着自己的队友修机不来救她,而且还有一个是有枪的空军。

tony:空军还是他的心肝小宝贝、简直年度虐心。

Peter:我要是玩空军我就一定救你!

tony:过来亲一个!kid!

Peter:mua~

前锋:我先走了!

空军:快走!

机械师:快走!

前锋(thor):……

观战

thor:底迪,你为什么不救我!

loki:我这枪是用来自卫的!

thor:自,自慰?!

Loki:对!还有别和我讲话!我要专心修机

场景

通电闸以开启

机械师(tony):不知道他有没有一刀斩,emmmmm,我去小门!

空军(loki):红蝶去大门了,走小门。

空军(loki):tony你到小门了么?

机械师(tony):正在开门~你在哪?

Peter:Loki叔在废墟那儿,离你不远。

空军(Loki):你放心开,我有枪,这把能平局。

thor;……不是说自慰么……

loki:这叫双向自卫。

thor:……

机械师(tony):来了,来了,好的,确认过眼神有一刀斩,准备开枪loki,我这儿就好了!打完她我们就跑!

崩!

空军(Loki):woc!金身!mmp,要凉!

场景

啪!

机械师:我先走了!

空军(Loki):mmp……

观战

thor:不是说自慰么?

loki:你给我闭嘴!

Peter:耶!mr.Stark 好棒!

tony:呵,我是谁!


一次聚会

tony:我给你讲第五人格真的特别好玩,我们可以开黑,cap,你玩幸运儿,我给你讲,他发型和你特别像!

Steve:可是我听thor说挺难的……

tony:他那么蠢你第一天知道?!

Steve:好,好吧,晚上我回去下。

tony:开黑!







                         







《你很甜,想吃》ooc,ooc,双性

       重度嗜糖症编剧基 × 过气明星锤

ooc再次预警,望食用愉快~






    “你,过的好么?”thor拿捏不好和loki说话的分寸,6年的杳无音讯,让只当了15天哥哥的thor有些不知所措。
    “我很好,bro,你这里有糖么?”Loki使劲眨了眨干涩的眼睛企图把韵满眼眶的泪水憋回去。
    “啊,有有有,我这里有糖。”thor连忙从椅子上站起来,因为动作太快而不小心撞到了橱柜。
    “damn……”thor吃痛的揉了揉脑袋冲Loki尴尬的笑了笑然后从厨灶下边的抽屉里摸出一包星星糖。
    “给。”thor笑着把糖果递给Loki然后重新坐回椅子上,再一次变得,不知所措。
     “我很好奇,Loki,我,我其实特别吃惊这部电视剧会请我当男一号,因为我的人……”
     “因为你的人气根本不可能参演这部年度大戏。”Loki捏着一颗蓝色的星星糖轻轻的舔吮着,样子及其的挑逗色情。
      他猩红的舌尖细致的照顾着那颗星星糖的棱棱角角,融化的蓝色的糖浆缓缓的趟下指尖又被舌尖轻佻的勾回嘴里。
    thor的喉头上下滚动,  一种说不出的情感包裹着他,感觉像是厌恶恶心,但又好像是求之不得的燥热和被随意轻视不屑的愤怒。
    “但你是我哥哥,”loki笑着吞下那颗糖果,笑得像个纯真无邪的孩子。“所以你是男主角,这很正常。”
    一种失望的情绪涌上心头,thor本以为是自己的才能终于再次被发掘,当实际还是并不正常的手段。他讨厌这样。
    “那么,Loki,你是专程来找我分析剧本的么?”thor卷了卷剧本又松开它把它展平。他很紧张,他不明白Loki这么做的用意。
   “我只是想来看看你,6年了,难道你就没有一点的想我?”Loki停下吃糖,碧绿的眼眸直勾勾的看着thor。
   thor被盯的有些发毛,他不知道自己如实的回答会不会激怒Loki,他看起来状态并不怎么好,但是骗他又是好的选择么?
   “不过才15天,你能对我有多深的感情。”不等thor回答Loki便自嘲的笑了笑,抓起一撮糖果赌气一样塞进嘴里。
   “Loki我……”
    “你什么?你真觉得你是我哥哥么!”
    突如其来的转变让thor不知所措,他不知道要怎么接话下去,他愣愣的坐着,直到Loki把那包糖吃的精光 。
    “啊,要点水么,我觉得你可能会渴。”thor抓了抓衣服,尽然让这次尴尬的见面显得自然而然一些。
   “果汁,谢谢。”loki舔着袋子上五颜六色的糖果色素有些意犹未尽。
   “好的,你等等。”
   Loki最后还是放过了那只包装袋,于是他开始打量thor的保姆车,期望从一些细小的地方发现些什么,等到他自己意识到他的行为有多可笑的时候,thor已经把玻璃杯放在了他的面前。
   “那你打算回去看看么?妈妈,啊不,frigga一直觉得很愧疚,当时没能帮助你……”
   “我只打算见你。”Loki小口的嘬着冰凉的橙子汁,微微垂下自己的眼睑,他也不知道该和thor说些什么,能再次见到他,就已是最大的幸运,但是,当原有的奢望被轻易的满足,人这种贪得无厌的魔鬼就想要得到更多……
    “你介意我依旧把你1当成哥哥么?”Loki碧绿的眼睛折射着暖黃色的阳光,他的瞳孔像是被揉碎了的星子,显得迷离又梦幻,thor在它们中无法拼凑出自己的影子,就如同他现在已经分崩离析的思想……
    “当然不会,我很愿意。”
    阳光微微倾斜,loki和thor的影子纠缠重叠在一起,它像一团怪异的生命体一样,蠕动扭曲着渐渐漫过Loki的脊背,蜂拥着,想要裹挟金发的男子……
    “那我要住在你这里,行么,哥哥?”Loki突然站了起来,随意的解开自己的西装扣子然后把自己丢在thor的床上,像一只新生的小猫咪一样懵懂的看着thor。
    “住,住这里,不太何时吧……”thor有些为难,
    “哥哥……”Loki翻了个身,裹着满是thor味道的棉被乖巧的把下巴放在枕头上。
     “Loki,不是,我是觉得这样不好,”
     “怎么不好?所以你早就忘记我了是吗!刚刚的话只是在打发我?还是可怜我?”Loki猛的从被子里拱出来,双眼微红的看着thor,“你就不该答应我……”说完,Loki就跳下床急步朝门口走去。
     “等等!Loki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我,我只是觉得有点快,我们今天才刚刚见面对吗,我需要一点时间,而且爸爸妈妈也需要知道……”
    “他们不需要知道……”Loki避开thor阻拦他的手臂,头也不回的出去了。
     是夜,是将灵魂寖入欲望的最好时刻。
     Loki一个人靠在落地窗边上,他想吃糖,很想吃糖,那天也是这样一个晚上,他紧紧的偎在thor的怀里,他很想吃糖,他记得晚餐奥丁看他的眼神,那是一种审视戒备探求的眼神。
     思绪无端的漂会16岁的那个夜晚,奥丁在书房里,大声的质问他,为什么要接近thor,问他到底想干嘛,然后让他离开,然后就是报警,是奥丁毁了他的美好生活。从出生起,就毁了他的生活,而他仅仅只是要他儿子赎罪,这没什么不对的……thor理应陪他度过这扭曲的一生……
      吃掉最后一块甜腻腻的慕斯,Loki的视线开始模糊,他好像看见了那年冬天,父母抱着小小的自己去找那个久负盛名的医生看病,谁也不会想到,那种新的抗生素会产生这种效果,他里所以当的成为了那个医生的试验品,组织新生医学的牺牲品,没人为他负责,他就那样被抛弃在手术台上,被那个叫奥丁的医生抱着说对不起,乞求他的原谅,然后是父母恐惧的眼神,然后就是在那个冬天,以不详之人的身份被遗弃在了教堂里,开始了,他真正的一生……
       “求你不要找thor,求你,他是无辜的,求求你,我会为此赎罪,求你,Loki,放过thor。”
       “您不懂么,医生,我爱他……”
       “Loki我求你,求你放过thor,他没有错,求求你,我想让他幸福的长大。”
       “我爱他,我想和他在一起。”
       “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想复仇那你就来找我!不要牵扯我的家人!”
       “我不懂,为什么?仅仅因为我是双性?”
       “你以为什么,你以为那种药剂就仅仅是多让你长出来一个子宫?你以为这种花了快要100年去研制的药,就这么简单就会结束?你知道它叫什么么,它名为熵神的孢子,使用了它你以为你最后还能像个人类!”
    

      “那我是什么?”
    


      “是怪物……”
      意识脱离回忆回到现实的最后一刻,Loki这样回答年幼的自己……
    

《你很甜,想吃》ooc,ooc,双性,其实根本不怎么甜~

     双性重度嗜糖症编剧基 × 过气明星锤






ooc,ooc再次预警~

――――――――――――――――――

    “为什么要用他,loki,我不认为他适合演一个悲情的人物……”
      “而且,他的人气……”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loki打断了导演的话,“他过气了,这毋庸置疑,”从玻璃瓶里在挖出一勺白糖送进嘴里Loki含糊不清的继续道“但他身上有一种感觉,这种感觉让我肯定,他可以完美诠释这个人物。”
   “你所承担的不是艺术,Loki,你得明白,你的决定影响着剧组里的所有人,包括你自己。我希望你考虑清楚。”
   “我很清楚我的决定,所以你不用担心,thor是最好的选择。”
  导演高天尊双手撑着下巴,他仿佛是在思考着什么,有些凝重的看着对面疯狂吃糖的loki,他仿佛决定要说些什么来打断loki疯狂的举动,最后,他决定妥协。
“那么,我尊重你的决定,别让我失望,老朋友。”兜兜转转到嘴边的一句别吃了,结果看着Loki痴迷的样子,就变成了这样一句话,高天尊有些失意。他不想看Loki这样吃糖,因为他不是为了追求美味愉悦,仅仅是为了追求一种极限的刺激感。
   “那么,亲爱的老朋友,麻烦在帮我在买一罐糖。”Loki眨了眨碧绿的眼睛,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角。
    “你真的该去看看医生了,这不是什么不痛不痒的小病。”
    “我知道,但医治绝对没用,因为没有糖,我会活不下去的。”
    “还是尝试戒一戒吧……”高天尊慢慢从椅子上站起来担忧的看着Loki苍白的肤色,“你这和吸毒没区别。”
     “没那么严重,我知道我什么情况。”Loki不以为然的瘪了瘪嘴,“快点找人去买吧,我感觉嘴巴已经不甜了。”
      “是什么让你这么爱糖?”高天尊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出了摄影棚。
      “是什么?”Loki自嘲的问着自己……但其实他也不知道,莫名其妙的就这样了,仿佛记忆也拒绝给这种疯狂的病症提供线索……
       loki烦躁的抹了抹脸,他觉得自己开始干渴,他开始缺少糖分,于是他烦躁的用勺子刮着玻璃瓶瓶底,想要找到那么一星半点儿的渣子来满足自己饕餮一般的味蕾,温润一下干枯可怜的灵魂。
       “你知道甜是什么滋味么?那感觉就像是被人爱着,被天使亲吻着。”逆光的男孩手里躺着一颗粉色的草莓糖,“试试看,吃了糖果,就不会难过了。”阳光漫过男孩的脊背,像是融化的蜂糖一样慢慢包裹吞噬了他……
      “喂……”Loki伸手想触摸那个渐渐模糊的影子……
       一阵刺耳的铃声撕开梦境里金色的阳光,撕开温暖的金发男孩……
        “呼~”Loki烦闷的皱了皱眉头,伸手关掉喋喋不休的闹钟,“还是碰不到么?”Loki失望的揉了揉太阳穴,他又开始觉得渴了,于是他慢吞吞的打开床边的柜子,拿出一颗橘子味的硬糖缓缓剥开然后摩擦着把它举到眼前,让清晨的阳光透过它半透明的橘色身体,“你在里面么?”Loki眯着眼睛看着它,然后用舌尖轻轻的把它卷进嘴里,橘子的酸甜瞬间充盈了口腔,一种快感电流一样传遍全身,Loki痴醉的倒回床里,舌尖戏弄着糖果,把糖浆沾满牙龈,沾满舌头……
      “好吃……”loki的面颊开始泛红,带着糖浆的手指游走在胸膛,小腹,以及自己的秘密之地……
       “早上好,loki。”
        “早。”
        冷淡的应答了片场里自己完全没印象的场务,Loki疾步走向演员停保姆车的场地,他急需去确认一件事情。
       “你会是她么?是么?不,你不会是,我是瞎了,但我知道!你不是她!”
       远远的,loki就听见了极富磁性的声音正念着男一号的台词。
       “但我一样深爱你。”Loki的表情像是16岁的怀春少女一样念出对白,他双颊泛红,呼吸极速,还有湿漉漉的,带着淡粉的眼角。
        “是谁?”
        Loki并没有回答,他依旧急促的喘息着,是他么?是不是他?这是他脑子里唯一想着的问题。
         “刚才是谁?”thor打开保姆车的门,入眼就看见了……
         “loki?”
       

        “hi,brother……”
















基妹的设定是年幼因为双性被当成怪物被双亲遗弃,然后和一群流浪儿生活在教堂里依靠施舍过日子,在保护自己不被醉汉轮奸的时候,Loki失手杀了他们,就被送进了少管所。然后因为无法忍受少管所阴暗变态的殴打羞辱凌虐,Loki打伤狱警从里面逃了出来,然后在逃亡的路上遇见了thor,在隐瞒过去的情况下,被奥丁一家收养,原本以为自己终于可以脱离阴暗肮脏的过去,在和奥丁一家度过了半个月的快乐时光之后,Loki的过去被人揭露,被世人不耻嘲笑,被奥丁质问,然后再一次被送进暗无天日的少管所,等到成年后,又在监狱里度过了3年光景,无休无止的殴打辱骂虐待,无时无刻的小心谨慎惧怕,让Loki无时无刻不在回忆自己人生中最美满的15天,在极度渴望和极度压抑的情况下只有现实中味蕾的甜能满足他的渴望,于是就像是自然而然的,Loki开始嗜糖,开始重欲,开始滋生自己对thor的情感,开始渴望被爱。

thor的设定就是个正常环境里健康成长的孩子,他并不知道自己对于Loki是救赎,他只觉得Loki被收养就是他的弟弟,他的家人,但在后期的相处中,面对Loki大胆热切的爱,thor觉得无法接受,直到他渐渐明白自己之余Loki是什么,而自己对Loki的感情到底属于哪一类,thor才真真开始接受Loki……开始帮助Loki戒糖,培养正常的生活习惯,禁欲,看心理医生,然后,happy ending~他们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我想我得慢慢的墨迹~😂😂慢慢的写,希望不要崩~

        
     
       
   
  

嗯,下面就是基妹推荐吧唧去那家店了,

哈哈哈哈哈哈

大盾:高一点?emmmmmm……

大盾:这样可以吗!(真吃力)

老板:这位攻先生……

吧唧:老板你出去一下……

老板:了解……

😂😂😂😂😂😂😂😂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喝狗屁的酒,哈哈哈哈😂😂😂😂😂😂😂😂

喝酒伤身啊~

😂😂😂😂😂😂😂😂

😂😂😂😂😂
锤儿的金刚不坏😂😂哈哈哈哈哈~
😂😂😂😂😂😂😂😂😂

😂😂
糙的更我一样~
动作有参考~
哈哈哈哈,我妈看了布丁半天说那是什么,于是我决定加标签~😂😂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占了布丁的tag,不好意思~😂😂